【痴臭BITCH☆脱粪美少女】(08)作者:indainoyakou-另类小说-Powered by www.laoy8.c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内容

【痴臭BITCH☆脱粪美少女】(08)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335


                (8)

  我跟子英做爱了,还不小心射在她里面──这不过是三十秒内发生的事情。
  比起自慰、比起别人的手、比起嘴巴的触感要更紧密,更柔软,更温暖的那里……子英湿热的阴道和我的鸡鸡结合在一起,伴随着她上下摆动的身体不断地磨擦,超出预想的刺激感彷彿漩涡般令我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意识到将要射精时已经来不及了。

  我……好舒服。

  看着子英下流的表情、跃动着的双乳,鸡鸡和阴道交合之处就涌出一股能量,使刚射完精的下体倔强地勃起。可是子英没有继续动,她抬高屁股让鸡鸡溜出来……然后整个人缩到我双腿之间,嘻嘻笑着把脸凑到鸡鸡前。

  「色老婆的早泄鸡鸡……好可爱。」

  早、早泄……!虽然时间是有点短没错,你居然若无其事地打击人家!
  我撑起上半身鼓着嘴巴,对顽皮地伸出舌头作势要舔我的子英反击:

  「第一次比较快很正常吧,因为太舒服了……」

  「是吗?可是学长至少一分钟耶,有时候可以到两分钟喔!」

  竟然比来路不明的学长更早泄!呜呜……

  「个、个人体质的关系啦!大概……」

  「嘻嘻,你那么在意喔?色老婆?」

  「你话很多喔!」

  子英好像真的觉得很有趣,一直在那边三八个不停,害人家要硬不硬的都不知道该不该叫她认真点……等她嘴巴安分了,现场气氛似乎也因为静谧而变得煽情。

  「啾……滋……滋噜……」

  啊……她在亲我……在亲人家那已经完全恢复的鸡鸡……刚刚的斗嘴原来是为了给我时间好等待鸡鸡复原吗?

  好奇妙的感觉。说不上是不是男生女生的关系,可能因为对象是子英吧,既没有让我感到彆扭,又多了一股和朋友发生关系的刺激感。

  我的朋友……我最要好的朋友,现在就趴在双腿之间、准备含住我的……嗯呜!

  「呜……!」

  啊啊……被含住了!人家的鸡鸡……插过子英那里的鸡鸡,被她亲过我的小嘴含住了!

  「啾咕、啾噜、滋噗、啾噗。」

  哇啊……!

  不一样……虽然没有阴道里那么舒服,却跟叔叔的嘴完全不一样!

  子英的……子英的嘴……好温柔、好舒适……感觉不像是刻意要让人家高潮,比较接近爱抚般……尽管如此还是很有快感呢。

  我重新躺平在床上,一手摸着腹部、一摸抚摸子英的头发,很是享受地在她挤出的吸吮声中放声呻吟。

  「子英,好舒服喔……!」

  「啾噗、啾噜、滋噜……滋噜噜噜。」

  「啊呜……!哈啊……子英在吸人家的鸡鸡汁……好色呢。」

  「滋噜噜、啾噜、啾嗯……色老婆舒服吗?滋咕、啾咕、啾呜。」

  「舒服……再吸用力点嘛,子英……!」

  子英听了我的话真的吸出力气来,一瞬间让我想起叔叔嘴里的快感……旋即又恢复到原本温吞的吸吮。我被她逗得好痒,很爽但是也很痒……接二连三跟她撒娇还要,她就一次一次地吸紧鸡鸡……

  当我感到快要受不了时,子英却像算计好似的松了口。

  「子英……?」

  呜,声音都变甜了,换我忍不住三八……然而娇还没撒成,子英就咻地一下爬上来,用她那嘴边黏了根阴毛的下流嘴唇和我接吻。

  一阵忘我地热吻过后,她羞红着脸对我说:

  「薰薰,可不可以换你帮我?」

  「废话,当然可以啊!都做了还问……」

  我才不会像臭男生一样,只顾自己爽呢!

  可是子英眉头有点不安地皱起,她好像在意着什么事情,扭扭捏捏地被我捏了下脸才说出口:

  「那个,是有点变态的事情啦……所以,呜,你不想也没关系……」

  变态……啊哈!难道子英也有那种癖好吗?跟人家一样的吗?

  我被她害羞的声音勾起了兴趣,迫不及待地催她说出口。这次换子英被我逼到松口:

  「就是啊……我想试试后面。你懂吗?从屁屁进来……」

  「蛤……」

  「果、果然太变态了对吧!呜,当我没说!」

  「不是这样啦……」

  嗯嗯嗯……原来只是肛交喔……害我以为是多变态的事情,答案真是意外地普通呢。

  话虽如此,子英的表情俨然就是把这当做超变态行为,她的眼神充满了渴望与胆怯,犹豫不决地似乎在等待我主动开口。

  於是我摸向她的左颊──拧了一下。在子英搞不懂为啥被捏而该该叫时,起身亲亲她的小嘴,接着叫她乖乖趴好。

  「咦?可以吗?」

  还给我摆那张不敢置信的呆脸。奇怪欸,我记得书上也有啊,为什么子英会那么在意呢?

  「可是学长说那很噁心……你知道他意思吧,就是……」

  「原来是因为学长你才这么彆扭喔!我觉得还好啦,大不了弄完洗一下。」
  不如说正合我意呢!呼呼。

  「呜,可能会弄髒唷?因为是那个地方……」

  「没关系,你不要想那么多。」

  「真的吗?真的没关系吗?我怕薰薰弄髒了会不自在或是……」

  「……廖子英你给我闭嘴、趴好翘高屁股啦!不然我捅你前面唷!」

  真是的!受不了耶!明明刚才还那么色,现在又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真是不乾脆!

  人家我才不会像来路不明的学长拒绝她呢……这么想着的时候,子英总算学起青蛙乖乖趴在床上,她的趴姿让我想起我在房间里和臭男生做过的姿势。
  原来从后面的角度看过去,当时的我就像只白色的青蛙一样吗?

  子英她……心脏是不是也跳得很快呢?

  「薰薰……你要进来前,先从前面……」

  「弄点水吗?像这样?」

  我跨到她双腿外侧、挺着鸡鸡来到那对偏瘦的屁股前,重心往下压,把鸡鸡往她湿淋淋的私处推去。

  嗯哈……好软……既柔又软、温暖偏凉的穴口蹭起来有股微弱的酥麻,我反覆蹭了好几次,子英也发出靦腆的呻吟。

  「薰薰……你还是插进来,一下就好……这样会沾得比较多。」

  「好、好哦……」

  龟头一陷入湿软的凹穴,里头温柔的触感彷彿滑梯般将我的鸡鸡越吸越进去……很顺畅地一口气全部溜进阴道里。

  「好爽……」

  这是我在沉入快感甜涡时唯一且真挚的感想。

  子英的体内湿湿热热的,所有包覆住下体的触感都美妙地柔和化,使我很想就这么摆起腰取悦自己。

  但是……看到她难掩兴奋的表情,我最终仍按照她所指示的那般动作,把鸡鸡弄得很湿、很湿后便抽了出来。

  「呀……!」

  子英轻声叫着,她的爱液黏呼呼地在我们之间牵起银丝,引导我扳开那对屁股肉、把湿润的龟头送到她微弱收缩着的肛门前。

  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着别人的肛门,我忍不住跟着害羞了起来。那皱折往内集中呈现出紧闭的穴口,令人不禁怀疑那个地方到底进不进得去?

  既然大便都能从那儿出来……比臭男生要小一点的鸡鸡,应该也能顺利进去吧。

  我吞了口口水,喉咙好乾,浑身发热。

  「子英……好了吗?」

  「嗯……」

  「我要插啰?」

  「好……」

  柔弱的子英好可爱,就像她的小屁眼一样……嘻嘻。

  我开始施力,龟头前端传来和阴道截然不同的推挤感,必须用力……呜,再用力点……!

  「嘶嗯……!」

  子英也在忍耐……会不会痛呢?啊……进去了,进去了!前端突破了肛门,再用力挤一下……!

  「薰、薰薰……噫呜!」

  哈啊……!人家的鸡鸡进到子英屁眼里面了!好紧喔!比阴道还紧呢!不过好像没有全进去……已经顶到底了吗?

  不对……是括约肌。这边还可以进去。

  好,再用力一次!

  「薰薰等等……啊……!啊哈啊啊……!」

  好紧……闭得好紧!可是人家才不会认输!

  「不、不要了……薰薰,不要了啦……啊呜!呜、呜呜……!」

  「再一下下!呼……再一下下就可以进去了!」

  「不要啦好可怕!噫……噫呵……!」

  「子英……!」

  紧到人家龟头都压得有点痛了……可是,确实感觉到推开了什么──无庸置疑地那正是子英肛门深处的括约肌。

  「不要了啦!薰薰!里面好痠……好痠啦!」

  「你忍耐一下嘛!人家就快要打开……欸嗯!」

  「嘶呃……!」

  紧绷着的交合处终於出现小小的开口,紧接着就被龟头撞开……在冷空气中变得乾黏的鸡鸡根部总算是全部插进了子英体内。

  呼……没想到肛交意外地累人……

  子英的侧脸涨得通红,眼睛紧闭着像是在忍耐;一阵阵吃得很紧的收缩压迫着下体,但每次都支撑不了多久便松懈下来。我将身体往前弯,伸手抚摸子英的背部和乳房想让她放轻松,可惜成效不彰。

  维持插入姿势大概一分钟,子英才以眼神向我示意她准备好了。可是她的肛门内不像阴道那么湿润,静止后再移动产生的磨擦感太过强烈,我才往外抽出一点就觉得乾到不好动作。

  「薰薰……等等。」

  「怎么了?」

  子英面有难色瞥着我说:

  「不要再往外了,进来一点……不,还是维持现状……」

  我不知道她怎么突然神经质起来,直到听见她肚子传出不妙的悲鸣──
  「子英你该不会……」

  「……对,就是你想得那样。所以,不要太刺激……呜啊!你干嘛!」
  「呃,帮你堵住啊,不然咧?」

  「你真是的!呜……」

  因为一时紧张加上有过类似的经验,我才想说用鸡鸡塞住括约肌那儿的洞口……不过其实我也不晓得这么做对不对就是了。

  咕噜噜的细鸣开始三不五时冒出,就算我没动,子英仍频频警告我别动来动去的。她的紧张程度超出想像,又很用力地缩紧……受到刺激的鸡鸡随之颤动,反而把她弄得更焦躁不安。

  就在我们两个笨瓜终於意识到早该前往厕所之时,子英体内涌现一股沉重的力量──黏稠又厚实的触感从直肠内部往外推挤而来、压向我的前端。

  讨厌。

  我怎么觉得比刚才更兴奋了呢……真是变态,嘻嘻。

  「薰薰,带我去厕所……」

  「好喔。我会抱着腰,起来的时候记得慢一点。」

  「嗯嗯……呜,屁屁好像塞住一样,好怪喔……」

  「是塞住没错啊……不然你想通畅一下吗?」

  我放开她的腰作势要拔出鸡鸡,子英立刻紧张兮兮地大叫:

  「陈宜薰你敢!」

  超有魄力但是超可怜的!让人有股想继续欺负她的冲动耶!不过还是别这么白目好了。

  「好啦认真喔,慢慢下床。」

  「嗯……」

  子英虽然是丰胸小老师,腰却瘦得没天理,和她身体贴紧着小心翼翼地移动时,就好像抱着一块易碎的玻璃。

  尽管我们很努力配合彼此,无奈动作上还是有些许误差,只要其中一人动作太快或太慢,子英的括约肌就会和我的龟头产生摩擦,甚至整个龟头滑出括约肌──刚下床时就是这样。

  肛门深处的括约肌就像溜滑梯的顶端,一旦滑下来就很容易继续往外溜,这一溜大概半根鸡鸡都出来了。

  因为里面很黏又很紧的关系,导致溜出来时没有很舒服,但我仍短暂陶醉了一下。因为子英满肚子大便都堵在括约肌那儿,浓浓的臭味随着鸡鸡半抽出时溢了出来……

  「薰、薰薰!发什么呆啦!」

  「喔……!」

  当我重新把鸡鸡硬是推回黏稠到很不好进的肛门深处,子英肚子又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夹紧着鸡鸡的肉壁随之蠕动……不对……?那不是肉壁,而是……
  「糟糕,我要大出来了……!」

  「怎、怎么办?赶快用冲的?」

  「来不及了啦!呜……!」

  蠕动着的某物从龟头一路蔓延至根部,最后窜出了鸡鸡与肛门的接口──那是块块墨绿中夹杂深褐色的稀粪。

  而后强劲的推力将鸡鸡整个撞出肛门,臭气与闷屁同时迸出,髒兮兮的屁眼接连吐出好多粗黏的大便。

  「薰薰,不要看……」

  子英呜咽着失禁了。

  子英家浴室很大,大约有两张双人床的大小,墙壁铺满米白相间的磁砖,天花板是被一个大黑框围起来的木板,正中央有着圆环状的日光灯管。热气不断从灯管彼端飘来此处,在空旷的浴室中央形成薄雾,遮蔽住子英沐浴的身影。
  我光着身子坐在靠近浴室门的马桶上,体验到昨天臭男生和我共处浴室时的尴尬感。

  嗯……鸡鸡是沖乾净了啦,清理地板时弄髒的手也洗得一乾二净,虽然近闻还是闻得到一点味道……就是感觉好尴尬!

  因为啊,我跟子英做爱了不是吗?照理说关系应该会有点变化吧?可是我们都没有排斥彼此的迹象、没有去否定刚才那些事情,却也没有因为做爱而加深关系之类的……就像她要自己一个人洗,不许我过去,又不让我离开……结果我就坐在马桶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概二十分钟过去,子英才关掉水龙头,抓着毛巾靠近我。

  她弯身给了我一吻,舌头甜甜地在嘴里滑动,然后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充斥浴室的热雾寻到了出口后快速消散,只剩下我仍呆坐在原地。

  所以那个吻代表什么?搞不懂……搞不懂啊!

  呜呜,果然女人心海底针……虽然人家也是女人啦……

  回到房里,子英已经穿上她的内衣和我的内裤──嗯?我的内裤?

  「子英,你干嘛穿那件……」

  我边问边锁上门。子英坐在床边踢着脚悠闲地应道:

  「光溜溜的话,薰薰大概会兽性大发吃掉我吧。」

  「不是啦,我是问为啥穿我的?」

  子英朝向我们念书的小桌子动了动下巴,那儿放着她那件黄色蕾丝内裤。
  「那件送你我就没得穿了,当然穿你的啊!」

  你明明还有一堆内裤吧──这句话被我临时吞回肚子里,换上一记无关紧要的叹息。

  子英是在撒娇。

  她的娇气化解了一度盘踞在胸口的尴尬感,使我们之间有了明确的进展。我想这代表我们的朋友关系并不会因为亲密的互动而崩裂。真是太好了。

  穿上子英的内裤有种奇怪的感觉,凉凉滑滑的质料很舒服没错,可是她没有捉弄我或盯着看就觉得怪怪的。

  后来我们的读书时间一直延后再延后,两个人都心不在焉,常常摸鱼就摸到彼此身上,但我们都没有再脱掉内衣。

  好不容易读完一个进度时已经接近傍晚,中间她姊有过来问我要不要留下吃饭,我婉拒了。子英等姊姊离开后就熄灯,窗外一片金红,她又拉上窗帘,弄得一片昏暗。

  「薰薰,你过来。」

  子英拍了拍床,叫我回家前再陪她一下,待我来到她身边就用棉被把我们一起盖住。她在一阵混乱中解开胸罩,抓着我的手摸她,边摸边调整姿势。

  我们面对面侧躺,双腿交错着贴近彼此。

  无关紧要的琐事也好,有点沉重的心事也罢,子英和我轮流说着话、抚摸对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点情趣又不会欲火焚身。就这样到她妈妈从纺织厂下班回来,我们才结束这段有点刺激的互动,将之转化为两人的秘密收进心里。
  房间灯亮起时,子英害羞的表情和我稍微严肃的表情逗得彼此哈哈大笑,像个白痴一样咯咯笑个不停,她妈妈在外头还以为我们玩疯了!

  开门前子英揪住我的手,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轻声说:

  「欸,下礼拜换我去你家好不好?」

  「是可以啊……不过学长不会在意吗?」

  「他不要紧。倒是你那个男友会不会约你出去啊?」

  「不用管他啦,臭男生。」

  说到这里我们又笑了出来。

  当晚我一直在思考这么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虽然是朋友的关系,又发生了肌肤之亲,还可能会有下一次,甚至越来越多次,但是我们俩都没有打算从朋友转变成恋人的感觉。最起码我是这样想的。因为现在的距离就很舒适了,偶尔嚐嚐禁果是不错,说到要谈恋爱就彆扭到不行。
  结果想这么多还是回到原点,只是脚下的位置稍微变大了些──朋友的定义也变得更加宽阔。

  我怀着这令人满意的想法入睡……半夜忽然被某个人弄醒。

  房间里还是昏昏暗暗的,只有茶色小灯在天花板中央散发微弱的光芒,然而我身边并没有别人。

  奇怪……是错觉?还是做梦?大概是做梦吧……呜,自从跟叔叔发生关系后,最近睡醒时鸡鸡都会勃起,顶着内裤真不舒服……脱掉吧。

  脱了内裤、只留一件衬衫,我拉起薄被转向墙壁那侧,继续入睡。

  可是,还没睡着又听见声音了。

  滋、滋、滋噜、滋噜──细微的水声以略快频率从床边下方传出。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惊吓感第一时间就被好奇心取代。

  那是自慰的声音。

  问题是……会是谁?

  滋噜、滋噜、滋、滋咕。

  水声持续传来,而且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快……听着这声音、在脑海中想像着握住下体摆动的动作,人家的鸡鸡竟然因此有了反应……

  啊呜……到底是谁啦!臭男生?不会吧他没那么变态。叔叔?不可能啊他不知道我住哪。还有谁……还有谁呢?

  当水声快到想像中的自慰将迎来高潮之际,那人总算发出了足以辨识的声音。
  「呼……!呼……!」

  那个喘息声是──

  「宜薰……!」

  爸爸。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v50v成人网(www.v50v.cc) ©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   V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