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身记】(未完)作者:野马波波-另类小说-Powered by www.laoy8.c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内容

【娘身记】(未完)作者:野马波波

字数:10897


  老实说,当我察觉到在这拥挤的车厢里,有只不晓得从哪伸出来的禄山之爪,正蓄意揉搓着我穿着黑色OL窄裙的臀部时,虽然有些惊惧,但,却也有点暗自窃喜……因为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大胆痴汉,竟没看出我是个穿着女装的男儿身,还越摸越起劲,隔着裙面沿着臀部曲线按捏起股沟,好像真把我当成不敢声张的胆怯女人般磨蹭起来了。

  不过这也表示,我头一遭白昼女装上街的冒险,似乎还挺成功的,至少就我的装扮而言,到目前为止还尚未露馅,甚至还勾引到一枚蠢蛋骚扰我,也算是可喜可贺啊!只是,放眼这团挤成沙丁鱼般的上班人群,让我根本没有闪避这只咸猪手的空间,万一他得寸进尺,继续摩挲下去,那我可就不敢担保会否穿帮了。
  我就这样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既惊又喜地卡在人肉阵中,边享受着这种被男人揉搓屁股的奇妙酸痒滋味;边缅想起将近半年前,让我体内雌性阴柔的一面开始苏醒的往事了……

                 ※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小宝,真名就别提了。约莫两年前,我跟继父为了母亲被他痛打一顿之事大吵了一架,所以赌气放弃了唸到一半的四技,只身离家北上,投靠一位玩游戏认识的网友。这位年纪比我大两岁的聪哥,也算是我南部的同乡,只是他比我更早翘家,高中刚毕业就到台北找了快递跟便利商店的工作,在龙蛇杂处的市郊找了层顶楼加盖的分租隔间,几年下来也算是混出了些名堂。透过他的安排与协助,我住进了他隔壁的空房,也找到一份在附近某间酒吧当服务生的工作,有了一份收入,我也就暂时安定下来了。

  我所住的这层顶楼被隔成了五个小房间,除了我跟聪哥外,另外三间则住着开计程车的阿俊;当房屋仲介的小李,以及不知干啥营生的刁哥。大夥儿都是从南部来的,年纪也都差不多,所以有时候还会窝在小客厅里煮煮火锅喝酒聊天。
  当然我们这群来自五湖四海的精壮汉子,自也少不了性方面的需求。因此每个人也多少有些炮友,常常就带回房里打炮,大家见怪不怪也都习惯了。

  耳濡目染下,我在酒吧工作两个多月后,也把到了一名同样是离家出走的发妹小骚。穿着打扮前卫又大胆的小骚,偶尔会跟她上班的那间在酒吧附近的发廊同事们,一起来店里喝几杯小酒,与我就这样瞧对眼了。我跟她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所以没多久就厮混到我的床上,打了好几次猛炮。可能她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吧?过了没几天,她便索性把自己少得可怜的家当包了包,搬到我房里与我同居起来了。虽然房间很小,摆了张单人床后也没啥空间,可是我们还是挤得热呼呼的,其他室友们时常干这档子事,屋里不时也会冒出几个衣衫单薄的女人,晃荡着大奶子走来走去,只要别妨碍到其他人办事,大家倒也都能接受。所以小骚挤进我房里后,室友们也都知道我有了固定炮友,聪哥还笑着说我真有本事,找到一个不错的货色。就这样,我跟小骚同居忽忽竟也过了好几个月……

  因为小骚在发廊上班的时间是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十点,偶尔还要留在店里学技术,所以下班时间大概都在十一点左右。而我上班的时间则是从四点到凌晨一点多,因此她常常在下班后便到我店里等我下班,等到我们一起回到小窝后大概也快两点了。这种生活型态也让我们成了夜猫子,往往回房后都要来个一炮,折腾一番后至少也是三、四点左右。小骚的身材真的不是盖的,玲珑有致的S型身段,胸部又是水滴状的D罩杯美乳,加上她工作上的关系,从头上的发型到身上的服饰以及脸上的化妆,都颇新潮与时髦。做起爱来的骚劲更不在话下,既淫荡又超会叫床,害我每次都得堵住她的嘴,让她喊小声些,别干扰到其他人。而且她的性欲还蛮大的,每次操她连前戏加实战总要耗掉至少一个小时以上,往往把我搞得精疲力尽,她还不过瘾,硬要骑在我身上套弄我那根快被吸干的可怜小弟。
  就这样,跟她男欢女爱;享尽鱼水之乐一段时间后,她突然对我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

  那天凌晨刚回到狗窝,她就先去浴室冲了个澡,我则盘坐在床上,呆愣地看着刚买来的一台二手小电视,因为房里没啥空间可用,所以电视只得摆在小骚搬来的一张小梳妆枱上,就连第四台讯号也还是从楼下偷接上来的,也算是这间克难至极的狗窝里唯一的消遣物了。我漫不经心地转了几个频道,却没看到好看的节目,正觉得无聊,突然画面跳到一个综艺节目,找来了几个第三性公关,大谈她们的心路历程。看到这几个比女人还正点的性感第三性,我的目光也被吸引住了,看得正专心之际,突然被小骚唤了一声,转头才发现小骚不知何时已用大浴巾包着身子进房来了,她见我看电视看到出神,便嘟着嘴走到我旁边,褪掉了身上的浴巾,嗲嗔着:

  「我的身体你还看不够吗?竟然看别的女人看到快流口水!哼~~」

  我边发出尴尬的笑声;边揽腰抱住裸体的她,想来个喇舌一下,她却故意撇开头不让我亲,还露出一副醋娘的模样。我识趣地贴到她耳畔吹了吹气,因为耳朵是她的罩门,只要朝里头稍一吹气她就酥了。果然没两三下,她的喉间就发出一阵阵娇吟声,身子也淫浪地扭动了起来,我连忙趁机跟她解释:

  「怎么可能,我只爱看光溜溜的妳啊!电视上那几个根本就不是女人,哪能跟妳比?我只是好奇多看了一下啦!」

  「不是女人?」

  小骚听我这么一说,也把头侧了过来往电视画面打量了起来。我正想趁机摸摸她的胸部,顺便推倒她舔舔淫屄,可她却挡下我意欲偷袭的手,并嚷着:
  「先去洗澡啦!洗香香我才要做,臭臭的我可不帮你吹喇叭喔!」

  听她讲得这么直接,我也不敢强来,只得悻悻然蹲到床边,从床底的收纳箱里挖出换洗内衣裤。自从她住进来后,原本的塑胶衣柜根本不够她的衣服摆,所以我只得让出塑胶衣柜,还买了一个摺叠式挂架,专门挂放我们的外出衣物,又另外买来几口可以推入床底的透明收纳箱,安置我数量不多的内衣裤。我顺手拾起她褪在床边的大浴巾,走出房间到浴室去洗刷了一番。

  等我洗完澡,下身披着浴巾回房后,却只见裸体的她盘坐在我刚刚的位置,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我把遮住下体的浴巾掀了,也学她赤裸着身子并故意咳了几声,她才注意到我进房了,竟对我比了比嘘声的手势,挥手要我坐她身旁一起看电视。看她没被我光溜溜的躯体吸引,我也只好无奈地往她身旁靠坐过去,瞧瞧她到底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只见画面上出现的还是先前那几位第三性,但是镜头却已转到其中一位长相最妖娆的第三性公关房里,她还大方地打开衣橱,展示她各式各样的女性服饰与性感内衣裤。没想到这个假女人的行头还真是壮观,从房里的摆设到柜子里比真女人还骚浪的服饰,完全看不出有半点男儿身的蛛丝马迹。可能第三性公关赚的钱还不少吧?她所住的房间是独立套房,既宽敞又舒适,梳妆枱上还有各式名贵化妆品,她还刻意坐到梳妆枱前,当场拿起睫毛笔刷了几下睫毛,害我看得瞠目结舌不已。

  这时我忽然觉得好像有种被人盯视的感觉,侧头往小骚望去,却看到她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好像正在动什么歪脑筋似的。被她这么一瞧,我都毛了起来,连忙问她:

  「妳在看什么啊?不看电视就关掉啦!我们可以来爱爱了吧?」

  说完便伸手想揽她的腰,顺便把她来个推倒胡爽乐干活一番。可她却忽地弹跳下床,往塑胶衣柜走去,拉下衣柜后便在里头摸索了起来。我正觉得纳闷,脑海里却猛地冒出一个不祥的念头,还来不及细思,便已见小骚取出一条低腰红色蕾丝镂空内裤与同款胸罩,又起身往挂架走去,挑了件红色圆领宽肩连身家居裙,手里拎着这些衣物走回床边,站在床前将衣服放在我身旁,并露出暧昧的笑容对我说:

  「先穿上这几件吧!我看看合不合身!」

  我愣了片刻,猛然回过神来,气急败坏地喊着:

  「搞什么啊!妳哪条筋不对啊!怎么要我穿女生的衣服啊!疯了啊妳!」
  小骚也不急着催我动作,自顾自地走到电视旁关了画面,转过身来看着我,捉狭般地吐舌说道:

  「有什么关系啊!电视上那几个第三性不都是男生嘛,穿女装也没啥大不了,而且我看你身材也不错,个头跟我差不多,搞不好穿起来比她们还像女人喔!快穿啦,不穿的话我就不跟你爱爱噜~~」

  听到她提到我的身材,我的气势竟自蔫了半截,因为,她的话正好击中我的要害了……

  可能我是拖油瓶的关系吧?小一时父亲过世,一年后母亲带着我改嫁给一个刚丧妻半载的台商。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新家庭后,虽然继父对我还算可以,但因他跟前妻已育有年纪比我大三岁的儿子;以及比我大两岁的女儿,所以也就不是很在乎我的存在了。母亲似乎很怕继父,有好吃好穿的都先让给继父的小孩,剩下的才轮得到我。这也造成我自小心灵里的一块大阴影,性格压抑久了,好像也会影响到发育。因此从那时起,我的个头就一直没有增长多少,比起同龄小孩硬是矮了半截,骨架也瘦弱得像似女孩。家里只有「姐姐」对我比较好,只是她好像把我当玩具,偶尔还会要我穿上她的衣服,帮我打扮一番后,跟她一起玩家家酒。直到她小六时,被继父带到大陆去读书,我才停止了这种洋娃娃变装游戏。
  体格魁梧的「哥哥」则不太鸟我,甚至还对我有点敌意,老是白眼瞪我,可能觉得我是多余的累赘吧?青少年发育期,我也没跟上速度,直到我因为目睹母亲当着我的面前被继父殴打,一气之下与继父大吵一架离家时,我的身高还停留在165公分,体重也只有50公斤,活脱是个不及格的男性身段。能把到小骚也算是惊喜,因为我对自己有点自卑,虽然脸蛋还算可以,可从没想过有女生会看上我。本来以为小骚是看中我的性能力,并不在意与穿着高跟鞋的她站在一起还矮了些的我之瘦小身材,可没想到小骚还是注意到了我的身段,更糟的是,她现在竟然要我穿上女装,让我突然勾起小时候的回忆了……

  我凝视着她的脸色,想看看她是不是在捉弄我,可却只看到她一副认真的模样,见我呆愣不动,似乎有些不耐,还往我走来拉住我的手,边把我扯下床;边嘟嚷着:

  「快点换啦!我要看看你穿女装好不好看,搞不好你穿女装跟我爱爱会更刺激耶!快啦!再拖下去就要天亮了啦!你不肯换的话,我就不理你了喔!」
  听她这么一说,似乎她是玩真的,我只得叹了一口气,苦着脸对她说:
  「好啦!好啦!我换就是了,早知道就不要让妳看到那个节目,真是有够机车咧!只此一次喔!还有,如果我穿女装不好看的话,妳可不准笑我啊!」
  她见我答应了,便露出了甜腻腻的笑靥,连忙帮着我套上她那件有点紧绷的小内裤,顺便将我的小弟弟收拢到裤裆内,再七手八脚地教我戴上了胸罩,从我身后帮我搭上了排扣,见我胸部不够挺,又跑去衣橱里搜了搜,找出两个水饺垫兜进胸罩内衬里,接着要我双手举高,让她替我将连身裙从头部套穿下来,调了调角度后,便要我原地转几圈,我有点不安又难堪的依言而行后,只见她似乎颇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伸手将我绑成马尾的长发放了下来。这头直发是我念四技后就开始蓄的,本来只是为了赶新潮,留到后来变成舍不得剪了,头发的长度都已垂肩,还好在酒吧工作并不反对男服务生留长发,所以平时我都绑成马尾去上班。
  此时一放下来后,她又帮我拢了拢,还拿梳子梳了几下,这才喜孜孜地对我说:

  「你看!你穿女装真的比电视上那几个还漂亮呢!还不信我说的,哼!」
  边说还边推着我走到小梳妆枱前,让我瞧瞧自己的模样。我本来还有点害怕看到镜里出现一个变态人妖,可眯着眼偷瞧了一下,竟被我自己的模样眩了一下。
  只见镜里站着一个未施胭脂的羞怯女孩,单薄的身子配着一身性感红色连身裙,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本就瘦削的脸蛋,只是表情还不太够娘,除此之外,几乎看不出我是男生了……

  小骚趁着我紧盯着镜子打量自己时,又从梳妆枱上取了一小盒唇蜜,拿着一支小口红笔站在我身旁,斜身帮我在双唇上涂了起来,我吓了一跳,正想开口问她干嘛要这个玩意儿,可她却先出声要我不能讲话,否则会涂歪,还笑嘻嘻地说可惜现在太晚了,不适合上妆,先涂个唇蜜意思一下,以后有机会再帮我化妆!
  我一听差点晕倒,敢情她还真的把我当洋娃娃;抑或是练习化妆的假人玩起来是呗?可是说来也奇,当口红笔轻巧地在我唇上描染唇蜜时,闻着那香腻的气味,偷瞄着镜中我逐渐粉润起来的嘴唇时,原本有些紧绷不安的我竟慢慢纾缓了起来,而且随着唇型慢慢成形,我脸上的阳刚气也变得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娇羞的女性化脸孔。看来化妆术不只对美化女人有用,就连用在男生脸上,也是颇具神效咧……

  化好唇膏后,小骚要我对着镜子嘟嘴,并教我摆弄几个可爱女孩的表情。可能是被自己显现在镜中的娇美模样震慑到了吧?我竟乖乖地照她吩咐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了起来,而且还越来越投入眼前这个女孩角色之中,让我都萌生出一种真的变成女人的错觉了。小骚在旁边看我似乎玩上瘾了,也乐得连连拍掌称赞我果然有当女人的天分。听她这么一说,害我又不好意思了起来。我有点尴尬地转身对她说我女装也穿过了;姿势也摆过了,应该可以脱掉这身装扮上床办事了吧?
  小骚听了猛摇头硬是不准,还牵着我的手走到床边,要我坐在床沿等她一下。
  接着就看她又走到挂衣架旁,取了件我的男性衬衫穿上,只扣了上端一颗釦子后便走到我身旁坐下,然后坏坏地靠到我耳畔对我边吹气边低声说道:

  「今天我们角色互换一下吧!我当男生,你要配合当好女生角色喔!不可以说不要,不然我会强奸你喔!来吧~~」

  我还没搞清楚她在玩啥把戏,身子便被她从旁推了一把倒到床上,正觉得有些荒唐,想起身跟她抗议,可她却她顺势将我双脚挪抬上床,并欺身往我身上压来,还装出一副恶狠歹徒的样子,用手对着我的脸比划了几下,痞痞地喊着:
  「敢抗拒的话,小心我划花你美美的脸蛋喔!乖乖听话,让大爷我爽一爽就放你走!知道吗?」

  我哭笑不得地躺在床上,看着她往我脸庞逼贴过来的急色模样,心里突然起了一股异样的骚动感。她现在对我所做的动作,都是之前我跟她做爱时的前戏,可我还是第一次以这种女性的角度,身体被人压制着;眼睁睁看着对方露出准备蹂躏自己的神情,虽然有点恐慌;却也有种异样的期待感。当小骚胡乱地亲吻着我的脸庞、眼窝、鼻头、嘴唇,还抽冷子往我耳朵吹气兼吮啃耳垂几下时,我竟然兴奋了起来,双手还迎合着环抱着小骚的腰部,被紧绷的内裤与她的身体压住的老二,也蠢蠢欲动了起来,小骚可能也感受了我下体已突起的变化,竟腾出左手探到我的胯间,隔着内裤摸了摸我挺硬却被勒束的小弟弟,突然合掌狠狠捏住我困在内裤里的肉棒,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捏疼到忍不住叫了一声,没想到小骚还边舔我的耳朵;边淫邪地嚷着:

  「这么快就想要了啊!内裤都湿了,你这发浪的骚货,很想被干了是吗?别急,我会好好伺候你的!嘿嘿~~骚娘们,叫几声来让大爷我乐一乐!快叫~~」
  被她这么一角色错乱般的挑逗后,我竟真的产生了一种自己是浪女的错觉,还乖顺地配合着她的动作生涩地淫喊了几声,可她好像不太满意,要我叫床叫得自然些,嗓子也要压尖,不然就要给我苦头吃。我被她越弄越起劲,当真就放开了残存的男性拘谨,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真实体会到被爱抚的乐趣之舒爽叫声。她听我叫床还叫出了窍门,似乎也真乐了,身子忽地往后稍屈,双手往我肩头一搭一拉,便将连身裙上的宽松肩带顺着手臂扯到胸际,接着又探手到我背后,利索地扭开胸罩后的排扣,前手则拨开遮住我平坦胸部与瘦扁奶头的罩杯,又一俯首竟轮番含舔起我的奶头来了……

  说也奇怪,之前跟她做爱时,虽然她也曾帮我舔过奶头,可是当我穿上女装,又被她爱抚得有些性别错乱后,在她含住我豆丁般的奶头;又吸又吮地亵玩起那两块区域时,我竟真的起了一波波的激烈快感,这种感觉跟之前被她舔奶时截然不同,仿佛我胸部真的长出了一对女乳,正敏感至极地被男人舔逗着,既刺激又兴奋得让我淫声连连,浑然忘却了我身在何处;性别为何了……

  小骚将我的奶头玩得又肿又挺,她似乎也挺投入男人的角色,见我发了性,还贼淫淫地揉捏了我没啥肉的胸部几把,这才放过了我的胸部,转而又攻击起最后一关来了。隐约只感觉到本来被他压得有点透不过气来的身子忽地一松,随之而来的是我的双脚被她往两边扯开,正觉得这个姿势有点不雅,大腿内侧忽地被湿濡濡的物体舔了起来,我稍稍抬起头往下体瞧去,只见小骚像个色胚似地,抓着我的两只小腿,俯身在我的股间左舔右舐,我正觉得有点好笑,倏地一股电流往我的脑门袭来,惹得我颤着身子喊出几声抖音。原来小骚已隔着内裤舔起了我的肉棒,爽得我的小弟弟抖挺挺地撑得老高,小骚又探指把内裤拨到一边,将硬到有点发疼的老二释放出来,这下子总算让我呼了口气,可还来不及回神,小骚竟张嘴将我的龟头含入口中,还用舌头挑弄着马眼,这一挑惹得我差点精关失守,宝贵的精水几乎都耐不住要喷泄而出了。我连忙收摄心神,边用双手推揉着小骚的头,嘴里求饶地喊着:

  「小、小骚~~拜讬,不要~~吸那么大力~~快守、守不住了啦~~」
  小骚听到我求饶了,俏皮地吐出我硬绷的肉棒,转而舔起我的睾丸与屁眼,这种全然受制于人的感觉,让我爽得更是哀声连连,只能喊着要她饶了我,再舔下去今晚我可会喷精喷到精尽人亡啊!这时她突然抬头看着我,还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淫态,并对我说:

  「要叫我老公,我才要干你!不叫的话,我就继续舔到你射光光为止喔!快叫我老公!」

  我心想反正都娘到这种地步了,也没差这一声了,要玩就玩大点吧!于是我便刻意用最娇柔的语调,还对她抛了个媚眼,嗲嗲地喊着:

  「老公~~拜讬啦~~干我!老公~~」

  小骚被我这么乖乖一叫更乐了,伸手解开了她身上衬衫的釦子,露出胸前一对美乳,并蹲跪到到我胯间,用她的屄穴在我挺立的肉棒上磨蹭了几下,这才说道:

  「既然老婆这么听话,那老公就来好好干你吧!」

  话一说完,突地身体一沉,湿热的屄穴迅即深深套到我硬梆梆的老二上,我闷哼了一声,正想开始挺身耸送肉棒,她却探身将双手压在我胸部,命令我不能挺抽,她要自己来。接着便见她骚蹄子似地发起了浪,身子迅上迅下地套弄起我的肉棒,爽得我边叫边强忍着射精的冲动,而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抽插没几轮,本来也隐忍着不叫的她也放声爽浪地叫起春来了,还拉着我的双手,要我掐捏她的肥臀,我见机不可失,当然毫不客气地趁机报仇,狠狠地往她两团臀肉又掐又捏,还不忘重重打了几巴掌,打得她更是放声娇嚎,没多久便撑持不住,身子往我贴躺下来,丰嫩的奶子不住地在我胸前挲摩,嘴里还喊着:

  「好舒服~~好舒服~~爽死我了~~快、快、再快一点,要到了;要到了啦~~快爽死了~~啊啊啊~~啊~~快压我,我要你压我,正面干我~~快啦~~快顶到了~~快、快~~」

  被她压制了一个晚上,眼见她爽到忘了继续玩性别交换的角色游戏,还要我正面干她,我当然如奉纶旨,毫不客气地挺身先顶了他几下,接着才将她翻过身来,轮到我将她的双腿并拢抬高,狠狠地往她那道淫湿至极的骚屄插了进去,肏得她直抓着自己的奶子叫爽,我起了蛮性,像打桩机般地狂抽猛干了她好几百下,这才终于抵挡不住她那紧屄的吸吮之力,大叫一声后挺插而入,往她阴道深处狂泄猛喷起份量不少的精液,喷得她爽到直翻白眼,而我也好不到哪去,刚喷完就几乎要脱力了,身子一软就往她娇躯上压去,筋疲力尽地趴在她身上气喘吁吁了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将我推到身旁,起身从床边的面纸挂盒里抽了几张擦拭她的阴穴,而我则乏力地躺在床上,连脱下女装的力气都没了。她擦完从阴道挤流出来的精液后,又躺到我身畔,支着头看着我笑,我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便问她怎么了?她说今晚是最爽的一次了,看到穿女装的我,就像是在搞女同志蕾丝性派对,真的棒呆了!我累得根本没力气回嘴,只觉得穿女装做爱似乎颇有一番风味,只是却也不敢说得太明,怕她以后还要我再玩这个游戏,那可就不妙了!
  本想起来换掉女装,可是此时她突然抱住我,要我起床再说,我也真的没劲折腾了,所以就这么与她相拥而眠,满足地沉睡了过去……

  头香yepo发消息只看他。

  2012- 7- 2103:43AM看来,这只咸猪手的主人,好像还是个老手来着……

  原本他还只顺着裙面,冷不防轻按慢捏挤几下我的屁屁。可那袭击的角度及挑逗的力度,却又抓得恰到好处,让我虽然很想尽量不动声色地转头,偷瞄一下是哪号倒楣的痴汉选错对象摸错男身,但在这拥挤车厢内,我所能瞥见的几张男性脸孔,都是一副正经八百的表情,有些甚至还面如结霜或闭目养神,压根瞧不出到底谁有嫌疑。麻烦的是,被这样摸着摸着竟让我有点上了火,胯间那根原本沉睡在生理裤束缚下的宝贝,已隐隐然欲苏将醒了起来……

  「演技也太好了吧?而且,还真会摸咧!」

  我轻声嘟嚷了几句,这时公车突地颠簸了一下,本来就已经够紧绷的沙丁鱼群,也随之起了一阵推挤。等到骚动好不容易平复,人肉阵也重新凝结后。我突然发现,那只很会摸的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根即便隔着几重衣料,都仍能感受到那股硬挺感的棍状物,正紧贴着我的屁股,而且……还有一双从背后环绕到我窄裙前方的手掌,正分兵两路从窄裙上下两端,做出预备朝要害之地会师之态势,吓得我连忙夹紧双腿,身体也跟着扭动企图摆脱被前后夹击通吃的窘境。可这老道痴汉也太猛了些,竟能趁乱用贴抱的方式把我困在他的包围圈里,让我几乎丝毫动弹不得,更恐怖的是,在我背后的脖颈处,忽地感受到一阵轻微的呼气,这也太胆了吧!此时,我的脑海竟起了一股异样的滑稽感,心想不知情的人看到痴汉骚扰我的模样,搞不好还会以为我们是对被激情冲昏头的热恋男女,已经忘我地上演起春宫秀来着……

  遐想归遐想,可现实的状况却提醒我,这下大事不妙了!那两只在要害处会师成功的手掌可能已庆功完毕,留下右军镇守占领区,左军则似乎打算要扩大战果,迳自往我的裙摆滑去,在我穿着丝袜;夹着死紧的大腿上俏皮地跳起了手指轮舞曲,哭笑不得的我,想用转头的方式警告兼抗议一下,没料到这名大概是泥鳅转世的痴汉,却狡猾地趁隙朝我露出破绽的耳畔呼了几口气,酥麻的触感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原本紧绷的身子也酸软地自然松了劲,逮到机会的左军,竟毫不客气地往我窄裙里钻了进去,强烈的侵入警讯唬得我想挥手去挡,但此时我一手抓着头上的横杆,一手搭在女用包包的肩带上,兵荒马乱之中,根本无暇抽调援军回救。正自束手无策地又羞又恼之际,突然,探进我窄裙里的咸猪手停止了攀爬动作,原本驻守要害的手掌,则隔着窄裙拍了拍我的胯间,似乎正在努力确认某种不对劲的触感……

  「糟了!露馅了啦!」

  脸上瞬间被猛烈的羞热笼罩,看来这名蠢蛋已经发现我是男儿身了,虽然我跟他都不敢张扬,但光是被他这样摸出我的秘密,就已经够羞死人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我已窘到快哭出来了,还好,这时有人按了停车铃,公车似乎正准备靠站,迨公车一停妥,沙丁鱼群产生泄洪现象时,我连忙顺着这股洪流,往后侧出口移动了过去……

                 ※

  本以为小骚只是临时起意,才要我穿女装跟她翻云覆雨,让她尽兴后,睡个觉醒来大概也就忘了这档子事了。可之后所发生的事,却让我发现,恐怕是我自己把她的变装爱爱游戏看得太简单了……

  可能凌晨那一战真的玩太疯了,当我头晕脑胀地醒来时,身体还痠痛得要命。
  转头看了看床头的破闹钟,也快中午了,身旁的小骚也不知跑哪去了,勉强撑着酸累的身子起床,还下意识地把褪到腰部的连身裙肩带拉上穿妥,想先去公用盥洗间漱洗一番后,再去找点吃的充饥,可正准备打开房门时,才忽地想起了我身上还穿着女装咧!而且……转身回头一瞧,一条红色内裤落在枕头旁,同款胸罩则垂吊在床边!这、这、这是什么情形啊!还没回神的我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没料到这时房门却突然被打开了,吓得我正不知该遮身上哪个部位才好时,却只见小骚手上提着一袋饭盒,站在门口先是怔愣了一下,等到确定眼前的情况后,才笑着对我说:

  「睡醒了啊!我看你睡得很熟,想说让你多睡一会,还帮你买好便当了,赶紧去洗脸刷牙,再进来吃饭啰!」

  我搔了搔头,想起昨晚的荒唐情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挪了挪身子,从我身旁挤了过去,还顺手捏了一下我的屁股,笑着说:

  「浪屁屁,还不快去浴室,在等什么啊!」

  这下子我总算回过神来,讷讷地应了一句:

  「我还穿着女装咧!总得先换回男生衣服吧!」

  她也不理会我,迳自走到床沿坐定,从床底拉出一张摺叠桌,将饭盒放到上头,毫不考虑地回说:

  「不用换啦!我刚刚确认过了,大家都出门去了,没人在家,你就穿这样去洗手间噜!」

  听她这么说,我还真愣了一下,虽然门外浴室只有不到五步的距离,可要我穿着女装走出这道门,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啊!我朝小骚望了一眼,却看到她对我露出狡黠的笑靥,还拿起竹筷往嘴角舔了舔,用很暧昧的语调对我说:

  「怎么?不去啊?如果你连到浴室都不敢的话,那我待会就帮你找套更性感的衣服,再帮你化个浓妆,拉你陪我当好姊妹去逛街噜!」

  听她用这种诡异的语调说出这番话来,我心里还真毛了。看来,如果不赶紧让她玩过瘾的话,这骚蹄子搞不好还真敢逼我穿女装上街咧!暗自忖思这个时候,室友们八成都上班去了,应该不会被撞见才是。于是我咬了咬牙,横下心扭开房门,也顾不得探看一下是否有人,连忙低着头往几步之遥的浴室冲了进去,直到关上门,也确定锁妥了后,才倚在门边呼了口大气。缓了缓神后,我走到马桶前站定,撩起连身裙拉出还没恢复精神的萎靡小弟,眯着眼舒爽地撒了泡长尿,等到咬完冷笋后还挥了挥,确定没残尿后还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下半身。

  我突然发现,虽然穿着女装用站姿尿尿还挺怪的,不过看到眼前卷起的裙襬间,却露出一截男根的怪诞画面,竟让我当场亢奋了起来,本来垂头丧气的小鸡鸡,也忽地胀硬了起来,害我忍不住圈起虎口,握住阳具呼啦呼啦地打起了手枪,等到我发现不对劲时,磨到发红的硬家伙,已控制不住地朝马桶喷出了珍贵的新鲜精液……

  「好爽啊~~」

  射精后的快感,乐得我直翻白眼,还爽嚷了起来。只是可惜了这泡兄弟,得随着马桶里旋转的水流去寻找不存在的卵巢了。默哀三十秒后,我按下了掣钮,走到洗手台前洗了把脸,拿起上面贴着姓名贴纸的牙刷,往嘴里随意督了几下,边刷边看着镜面里映照出一张被垂下来的长发遮去半边脸,眼袋浮肿,可嘴唇上却仍残留粉嫩唇蜜的面容,虽说不上漂亮,可却还真颇有点女人的韵味咧!
  我匆匆漱了漱口,将牙刷插回墙上的吸盘置物盒里,忍不住又望了望镜里的自己,还俏皮地对着镜子眨了眨眼,摆了几个自以为可爱的表情,这才惊觉到怎么变得娘泡了起来!吐了吐舌头,转身正想开门,忽然想到刚刚才打完手枪,小弟弟还黏答答的,连忙抓起不晓得被谁扔在地上的莲蓬头,将连身裙卷拉上来,用嘴巴叼着,蹲着马步扭开冷水冲了冲小肉根。之后也顾不得擦干,便将裙子放了下来,顺了顺有些皱的裙面,还伸手理了理遮脸的头发。确定一切妥当后,便轻松地哼起了不知名的曲调,漫不经心地开了浴室的门,迈出脚步正要往自己房间走去时,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有些阴暗的小走道上,与我打了个照面……
  虽然有点模糊,但却能辨识出那人眼睛跟嘴巴都张得大大的,露出十分讶异的神情,我猜我的表情也跟他差不多吧?因为,我已认出他是谁了!该死,怎么刁哥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了!天啊!我还穿着女装咧!这下子,窘得我只想赶紧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 v50v成人网(www.v50v.cc) ©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   V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