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天堂】(全)作者:不详-武侠经典-Powered by www.laoy8.c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经典 >> 内容

【失落的天堂】(全)作者:不详


                              失落的天堂

书名:【失落的天堂】
作者∶不详
字数:67759
编排:scofield1031
下载次数: 81





                第一章

  被炙热的阳光照射成刺眼反白的长长火车铁轨,横跨了整个海岸公路,在丛林的尽头消失了。

  火车铁轨下有一个拱形的洞口,看起来好象一扇古堡的拱门,似乎引人一探它不可知的未来。

  一个高伟壮硕的男人,正迈步走向这个洞口。

  这个男人的五官深刻,一双湛蓝的眼眸深不可测,似乎会随着光泽波动而变化,在其上的一双浓眉则气宇轩昂。

  他的鼻梁高而挺直,鼻端完美而饱满,宛若一只完美的希腊雕像的挺鼻。他的下巴坚毅,显示其威武不屈的精神。

  他那性感优美的唇不常开口说话,然而一旦微笑起来,却亮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如今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有一半被掩在大把红棕色的落腮胡底下,英气不减,只是转换成另一种同样教人难以抵挡、粗犷豪迈的男人味。

  他那一头浓密的红棕发,宛若微微起伏的波浪,微卷至颈背上,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额前一绺不听话的刘海微垂至眉前,更增添了他潇洒不羁的魅力。
  他有六呎九吋,由于经常游走在丛林野地、高山阔谷,早已锻练出一身饱满结实、块垒分明的硕壮肌肉和敏捷矫健的身手。

  董年累月的探勘工作,让他晒成一身古铜色的健美肤色,此时,他身穿卡其工作衣裤,足下踩着一双方便行动、又能保护双脚的半筒战斗皮靴。

  他背着装备,跨着稳健的步子迈向这座拱形洞口。

  这座洞口看来就像一座古堡式的拱门,正向他大大的敞开。

  一股神秘的气息充斥在他的心中,彷佛穿过这道拱门,就能穿越时空,到达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般。

  锻是这种探险的乐趣让他多年来热衷于探勘工作,此刻,他的心脏莫名的怦跳着,彷佛洞的另一端真有什么惊喜在等待他去挖掘似的。

  他穿过了拱门,野林香气迎面而来,新鲜的丛林气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他停下脚步,取出皱皱的地图,粗厚的食指在路线图上滑动,并拿出罗盘测量自己所在的位置。

  判断路线无误后,他安心的继续举步前进,往东北角的方向前进。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愈走愈荒凉、愈走愈偏僻。

  触目所见皆是几丈高的古树巨林,不禁引发了他对大自然的崇敬之心,起了更深一层的赞叹,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啊!跟这么壮观的景致比起来,他更觉得自己的微不足道。

  这片原始丛林似乎从未被开发过,如同一片处女禁地般的吸引着他。

  他步伐沉稳,小心翼翼的攀爬过盘桓在他面前,粗壮扭曲的树干,他的皮靴踏过杂草丛生的地面,巨大的野蕨交错其间,根本找不到路径。

  他停住步伐,观察左边的沼泽森林──隐密其中似乎有彩鸟在鸣喝,浓密的绿叶掩蔽了沼泽背后令人敬畏的自然神秘。放眼望去,蕨类植物均呈锯齿状,且高达三、四公尺,而藤蔓在林中纠结成一张大网,漫天散布。

  茂盛巨大的林荫几乎掩去了他顶上大半的天空,透过浓密树林中偶尔流泻进来的阳光,在雨林中妆点出迷离的色彩。

  他弯下腰身,拾起一片干泥,在指中揉搓了两下,泥粉竟带有石英晶亮的成分……

  这雨林的地质真是奇特,竟然还会有石英混杂在这片土地上。

  这个发现引发了他强烈的好奇心,于是,他挖起了一小烽土泥放入塑料袋中,准备带回去化验,以便了解地球生态的转变。

  走近靠沼泽的边缘地带,发现干泥地上印着一些小动物的脚印,由此可以判断,沼泽中应该没有鳄鱼出没,因为,地上没有一个足迹是它的。

  嗯!好,沼泽里没有吃人的怪物,真是好极了。这样工作起来危险性自然就相对降低,有利于他探勘工作的进行。

  这应该是一个好的开始,这片原始丛林是他从事探勘工作以来,遇过最亲切善意、不具攻击力的地方。

  他略略放下充满警戒的心情,穿越了雨林区,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大片宽阔的林地,此处看来是个适合扎营的好地方,他观察了一下地形,决定今晚在此扎营。
  堆好火堆时,日已西斜。

  森林渐渐掩入低垂的夜幕中,周遭一片宁静,只除了穿梭在林中,交错乱飞的无眼水果蝙蝠。

  他看见后,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彷佛见到许久不见的老同伴似的,一点也不惊慌。

  「出来找果实吃了?好吧!我也该喂喂我的肚子了。」

  他熟练的搭好营帐,并在周围挖沟,再铺上一层白石灰,动作迅速确实,才两三下就大功告成。

  坐在升起的管火前,嘴里嚼着干粮,虽然干粮无色无味,但他却甘之如饴。
  早在他计画进入丛林探勘的两个月前,他就不再吃肉,这是他的习惯,每次到蛮荒地带,他便如此,免得将「荤腥」的气味带入丛林,反而惊吓了林中的昆虫或动物,引来不必要的攻击。

  他热爱大自然的一切,自然也尊重大自然的生存法则。

  在同行中,他可以称得上是青年专家,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高头大马的他每每令同行的同伴惊奇,常说他是巨大的异类,因为,大部分的探险家跟他的身高一比就被比了下去,可他的身手却不因身高太高而变得迟钝,反而比其它人来得更矫健俐落。

  欣赏的人都视他为异类,只因他的行事作风向来是独来独往,连雨林、沼泽……等危险地带,他也独自前往,从不与人同行,而他也总是搜寻到各式奇珍异石,所以,有些探险家甚至会偷偷尾随在他的身后跟着他的脚步。

  至于不欣赏他的探险家则视他为眼中钉,因为,他总是不肯要求赞助者多拿出一些金钱上的资助,他只拿他认为合理的报酬,然而,他拿的却又比其它的探险家少得太多了,气人的是,他的本事偏偏又比其它任何一个人都来得强,这个事实让其它的赞助者纷纷排队找他协助,相对的,其它人便捞不到「油水」了。
  然而对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他都不在意,一样自由自在的探勘他感兴趣的蛮荒之地,过他无忧无虑的日子。

  熠熠燃烧的火光映在他俊秀的脸上,火光明灭不定的闪烁着,而他则陷入自己的沉思中,专心思绪明日行程的安排,丝毫不介意偌大的林中只有他一人独坐在营火前。

  晨曦才刚照进林中,他已离开原地,背着行囊在林间继续摸索前进。

  水气弥漫在他四周,清晨的浓雾将茂密的原始丛林渲染成一片朦胧的烟白,使得能见度变低,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但他仍未停住步伐,只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小心谨慎的辨认方向和景物,沉稳的跨出每一步。

  他明白,浓雾不久即会散去。

  隐约间,一股奇特的气味扑鼻而上,那是硫磺特有的气味。

  奇怪?浓密的湿气中,竟会夹杂着硫磺味道!

  在白雾将散未散之际,他停下脚步,取出罗盘凑近面前观看,想判断气味是从哪个方向飘来的?

  打开银色盒盖,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罗盘竟像乱了方向似的,指针左右胡乱的晃动不停。

  怎么可能?!

  罗盘就躺在他的大掌中,而他坚定的手稳如盘石,连轻微的抖动都没有,怎么罗盘的方向会摆荡个不停?

  他记得前一天罗盘还是好好的,确定自己正朝向东北方前进,怎么今天就完全不对劲了?

  在这里,他的罗盘竟完全找不出磁场的位置!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皱起眉头,试图厘清眼前这一团迷雾。

  掌中的罗盘仍不断的摆荡,完全看不出方向,于是,他索性合上银盖,收进口袋里。

  多年来在生死交关之际存活的经历,早已练就了他遇事不致慌乱无措的冷静本事,只是,他的脑中仍然无法理解这个异常的现象,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离奇的事。

  罗盘发生错乱的现象,代表他所站的这个地方找不出磁场的位置!

  然而,除非此地聚集了地球上所有不同的矿物,不然,此地的磁场怎么可能紊乱至此?

  但问题是,地球上除了百慕达三角洲之外,好象从未听说有这种现象发生过……

  一股战栗感爬上他的背脊──那……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此时此刻,所有的一切杂念,全都被他拋到脑后,他再也无心探究,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先离开这块诡异的地方。

  他开始试图搜寻每一个可能的出口──偌大的丛林,每一处都有可能是出口,也都有可能不是……

  时间缓缓流过,太阳已高高升起,浓雾早已散去,林中射进了金白色的阳光,暑气酷热逼人。

  他仍未放弃出去的念头,一步一步的探索地形,一边观察、一边搜寻。
  沿途他不忘采集一些防虫的植物,放在掌中搓摩出汁液,然后涂满全身上下。
  在丛林中,热气会使得林中的虫更为猖狂,很多没经验的小伙子常常因此而丧命。

  突然,他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是瀑布!

  他愉快的加紧脚步循着瀑布的方向前进。

  水是人类活力的泉源。

  他全身上下全都黏答答的,神志已被林中的酷热逼得有点发晕,正好可以借机清凉一下自己的脑袋。

  当他踏进瀑布的周围,豁然开朗的景观令他的心情不禁舒坦了起来。

  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呈现在眼前的一切──这真的是雨林中的一部分吗?
  想到自己刚才还穿梭在满是巨大林荫的酷热丛林之间,如今却赫然踏入这块美丽清幽的地方。

  对此刻的他而言,这里简直像一座梦幻天堂。

  澄澈的蔚蓝天空下,有一汪清净的薄荷绿的湖水,正泛着闪闪波动的美丽绿光。

  雪白的山泉向下奔窜,冲刷入这一池清碧的湖泊中,激起四溅的水花。
  在阳光的投射下,水气翻腾渲染成一曲如梦似幻的彩虹,它跨越蓝天与湖泊之间,好象一座七彩桥梁。

  湖水清可见底,他可以清楚的见到鱼儿漫游其中,那悠游自在的模样真教人羡慕。

  水鸟也来凑热闹,用尖嘴寻找湖底的小鱼。

  他疲惫的双眼瞬间充满了光彩,卸下装备,坐在湖泊边,他迅速地脱下自己一身的束缚,直到身上一丝不挂为止。

  在他肌肉贲起的壮阔胸膛上,布满了茂密而微卷的毛发,逐渐向下延伸至精实的腹肌上,再顺着小腹一直延展至巨大的男性亢奋上。他粗壮的手臂和双腿上亦遍布浓密的寒毛,显示其沉稳温厚的性格底下藏着骇人的热情。

  他稳健的迈开修长而有力的双腿,浑身赤裸裸的走入湖泊中。

  湖水的清凉舒坦了他胸口郁积的暑气,也松懈了他紧绷的神经。

  「哇──舒服!」

  划开双臂,在湖水中画出完美的弧线,他开始畅快且自在逍遥的游起泳来。
  倘佯在这潭如梦境般美丽的湖泊里,他觉得所有的烦恼都可以暂时拋到脑后。
  没有人知道在这潭碧绿的湖水下,有一名女孩正悠游其中,与湖底的鱼儿嬉戏。

  她柔美的体态,犹如一条小小的美人鱼般,自由自在的在水中享乐,好象她天生就是生活在水里一样。

  她那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泛着隐隐的绿光,飘散在水中顺着湖水的波动和她嬉游的身形柔顺的摆动着。

  鱼儿成群的在她身边一起漫游,彷佛是她亲密的朋友一般,全都腻在她粉蜜色的肌肤旁。

  是的,她是这片森林中唯一的人类。

  从她有记忆以来,便是跟着黑猩猩们一同玩耍长大,所以,她从未见过除了她以外的人类。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人类!她一直以为自己也是这森林中的一份子──某种动物。

  然而,她并不寂寞,在这片森林中,她有许多要好的动物朋友。

  包括湖中的鱼、水草、雨蛙、水鸟……等,这些都是她非常熟悉的亲密好友。
  所以,当她潜游在透明的薄荷绿的湖水中,看到一双和她自己的双腿很像的长腿时,不由好奇的游了过去。

  但仔细一看那双长腿,似乎又和她的……有点不同,当她愈游愈近时,她发现在那陌生的两腿之间竟多了一条长得像「鱼」一般的鱼身!

  鱼?!

  奇怪?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鱼?!

  她轻盈的身子敏捷如美人鱼一般地趋近那个「目标物」,伸手就去抓那条「挂」在两腿之间的「鱼」!

  他浮在水面中的身子突然惊跳了一下,口中也叫了出声。

  是什么「东东」抓住了他的下体?

  有一剎那,他以为自己的「那里」被湖底不知名的鱼咬了一口!

  但……那种软软的、滑滑的触感又不太像是被咬住,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被这种不知名的东西一抓,他已经有点兴奋起来了。

  他直觉的想要挣脱,心中暗忖,无论如何,他还是先离开这个湖泊再说。
  然而,他的叫声并未传入湖水底下。

  她惊眼见水中原本静止不动的两条长腿竟突然游动起来,这让她更好奇了,引发她像追逐猎物般的刺激乐趣。

  他身手矫健的准备游向岸边。

  飞她的动作却快他一步,她一曲身,小手又抓住了那条胀大的「鱼」。
  他一惊,整个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因为完全没有逻辑可言。

  她好奇的抓住他,感觉那条直挺挺的「鱼」居然会随着她的手势「长大」,而且,还会「变色」!

  她惊讶的看着它愈捏就胀得愈巨大,最后竟整个胀红,上面似乎还可以看到隐隐的筋脉浮现。

  很快的,「鱼」的出口射出一道白液──这一切发生得如此快速,甚至无法让人来得及思考,他他他……就这样在水中射精!

  他头闷吼一声,脑里的思考逻辑竟和身体上的反应一时连不上线。

  她仍好奇的抓着那条「鱼」,觉得这条「鱼」真的好好玩,而且「牠」还会变,此刻「牠」又由硬变软了……

  由于从来没见过这种「鱼」,她好奇的继续搓玩「牠」,想要更认识「牠」,看看「牠」会不会再变出什么有趣的花样来。

  眼见这条「鱼」在她小手的搓弄下,又迅速膨胀且坚硬起来了,而且「牠」
  再次变红、变肿……

  他忍不住呻吟出声,那股自下腹攀升而上的快感令他欢愉得说不出话来,他更讶异地发现,握住他下体的竟是……人类的手,而且是一双很小、很软的手…
  …

  确定不是什么食人鱼之后,他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感受到一股快感攀升!
  不行!他一定要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他再次潜入水中,映入他眼底的竟是……

  老天!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他,被眼前的娇小女孩震惊得差点噎气,他迅速浮上水面,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

  她一看到他潜到水下的脸,也惊恐的将身子浮上水面,并在心中惊呼,哇!
  一个她从没见过的「动物」耶!

  她反射性的旋身想逃,但在匆忙间,只见他长臂一伸,古铜色的大掌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扣住了她欲逃离的身子。

  她惊叫一声,没料到自己竟会被这头「大型动物」攻击,忍不住回眸看向他。
  当两对眼睛如电光石火般交接的剎那,他被摄去了所有的心神、理智、逻辑、思考……手劲不由得松开了。

  她乘机迅速挣脱他的大掌,一回头,柔亮的黑发闪着绿光,倏地潜入水中,如同美人鱼一般轻盈柔美,消失在水底深处。

  他痴迷的望着她那令他惊鸿一瞥的清丽身影,直至她消失无踪,他整个人都傻住了。

  他脑海中盘旋着的净是她翠绿如同一片汪洋的绿色双瞳,那眼眸是那么清亮又那么干净,好象水晶一般地美丽璀璨,充满了跃动的生命力,却又带有一种吸引人的神秘光彩。

  她的出现竟比这片丛林还要吸引他想一探究竟,生平第一次他被一个异性所吸引,而且是着迷到这种地步。

  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像有一股强力的电流从头贯穿到脚底,震得他心里一片酥麻,令他再也无法动弹、无法思考。

  他不由得想起刚才那令他心荡神驰的一刻……她柔软滑嫩的小手揉搓他的下体,直到他因达到高潮而射出……

  当时他的情绪交杂着尴尬、兴奋又难堪的感觉,然而,现在他的、心竟有一种放纵的快乐……

  那是她──那是她的小手……

  哦!他想她想得都怦然心动了!

  想到她的小手滑过他的下体,好软、好小……噢,他的男性象征此时又不听话的挺立起来。

  刚才,被她撩拨起来的欲望尚未获得纡解耶!

  虽然湖水沁凉,但他的身子却不断燃烧,下半身的亢奋硬如铁棒,不断的肆虐着他,此时,再沁凉的湖水也无法浇熄他火热的欲望。

  他咬咬牙,看来……只好自行DIY解决,自己动手。他不爱这样,但他却非得如此不可。

  他僵硬的伸手到湖面下!挺直起身体,脑中将她的身影由记忆库取出留恋,双手则快速的排解掉凌虐身体的强烈欲望。

  唉!他好想再见她一面呵!

  他的神魂仍停留在与她两眼相望的那一幕上,他始终无法忘怀她娇嫩俏丽的轻盈模样。

  为了再见她一面,他决定留下来。

  依循着印象中的记忆,他再度回到那片适合扎营的林地。

  迅速扎好营帐,待一切均告一个段落之后,夜幕早已低垂。

  他掏出一支短笛,坐在升起的营火前,悠悠的吹起了清亮优美的笛音,藉以排解他对她的向往。

  她──莫名的吸引了他。

  他不知道她是谁?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丛林的湖泊中?他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烁着她翠亮的双眸,而隐藏在她眼瞳中的光彩,看起来就像是这片丛林一样的神秘。

  一曲又一曲的笛音悠扬的在夜晚的森林里回荡,他陷入了幽幽的思念之中。
  日出,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在这森林的另一边是黑猩猩的聚集之地,这是在他今晨漫步时,偶然发现的。
  他弯曲着高大的身躯,小心的将自己隐藏在矮灌木丛中,远远的观察黑猩猩的生态。

  他粗糙的大手拿着长镜头相机,透过长镜头,黑猩猩的一切活动都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他眼前。

  黑猩猩们一个个皮毛黑亮,牠们一摆一摆的驼着身,大大小小、三五成群的坐在树林的草地上分享彼此的果实,看来十分悠哉。

  锻在他预备按下快门的瞬间,一个他压根没想到的娇小人儿竟出现在他的镜头里面。

  是她!他的心脏不禁怦怦的跳了起来。

  这个纤细玲珑的女孩轻快的走向这群黑猩猩之间,然后,坐到其中一只年纪较大的黑猩猩旁,她一边吃着老黑猩猩手中的果实,一边像是在跟牠说话似的喃喃低语,熟稔得彷若自家人一般。

  他离他们约有五百公尺之远,因此,无法听见她和牠们在说些什么。

  然而透过长镜头,他可以看得更仔细、更大胆且更放心,不必担心会再度惊吓到她。

  他贪婪的补捉她的每一个影像,她的发、她的眼、她的笑容……此时,他再也顾不得什么是黑猩猩的「生态问题」了。

  董过这样仔细的观察,他发现她粉蜜色的肌肤是那么的柔滑细腻,嫩若婴儿。
  她的全身依旧一丝不挂,但她看起来就像黑猩猩们一样自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赤身裸体有什么不对或值得羞耻的地方。

  女孩不知道有人正在窥视她,一径自由快乐的和黑猩猩老妈妈咕噜咕噜的说话。

  她翠绿色的瞳眸晶晶亮亮的,粉嫩的红唇、小巧的翘鼻……简直是浑然天成的一种美丽,是所谓不曾经过人工修饰的清灵。

  她细小的腰枝看来不盈一握,浑圆柔美的双乳配上小巧可爱的翘肾,其下则是一双粉蜜色的长腿、修长而优美──一头黑缎似的过臀长发微微泛着绿色的光泽,在柔晕中闪烁着灿亮的光芒。

  他看得几乎傻眼了,从未见过这么融入大自然的美丽女孩,她就宛如从森林中诞生的精灵仙子一般,纯真却又性感……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怦动得不能自己……

  每当见到她笑一次,他的呼吸就紧缩了起来,好象快要喘不过气似的。
  从镜头中,他判断她大概只有五呎二吋高,天哪!她好娇小,娇小到他一把就可以将她揉进怀里。

  反见她抱着那只老猩猩,他的心不由得剌痛了一下,他多希望她抱的是他,而不是那只黑猩猩!

  飞随即,他又为自己这样莫名涌上的幼稚念头失笑出声。

  他由镜头中发现,那女孩和黑猩猩群竟能和平的相处在一起,依他的经验观察,人类若要与黑猩猩保持这样的相处情形,一般至少得花上五至十年的时间,才能得到牠们如此的信赖。

  莫非……她是个生物学家?

  然而,他随即驳斥了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就他本身所见所闻,以及观察所得的结论──她根本不可能是个生物学家。

  最起码,生物学家没有一个像她这样……完全不穿衣服的。

  他反复的思索,却仍然想不出个理由。

  那么,只有一个最不可思议的可能性──她是被黑猩猩养大的?

  然而,为何她身上完全没有感染到动物兽性原始的体态?反而像一个人类般直立着身子走走跳跳?

  一个疑问又牵出另一个疑问,盘旋在他那一向充满辑思考的脑袋里,却一个个都是无解的疑问……

  于是,他暗自下定决心,他要偷偷的跟踪她、观察她。

  湖泊边的草丛问,栖伏着一个高壮健硕的魁梧男人。

  他屏住气息,精锐如鹰的湛蓝双眸此刻正忘我的凝视着女孩在水中嬉戏的身影,这次他不敢靠她太近,深怕再次惊吓走她。

  女孩不知道有人正在观察她,自在的浮潜入湖中,快乐的和鱼儿嬉戏或和水鸟游玩。

  偶尔飘过水面的笑声,如银铃串串,甜醉人心。

  她的黑发飘浮在水面上随波荡漾,黑发贴着的脸蛋色泽红润,光彩亮丽,充满骄阳的青春气息。

  她的双眼闪着单纯愉快的光彩,每当她潜入湖水中时,总会露出那微翘的小圆臀,挑逗得另一个在场的男人心脏忍不住怦怦乱跳。

  清凉的湖水拂过她的身子,舒服了她被阳光炙热的身体,也撩起了一波一波的水花。

  在她的世界中,一向只有森林中的一切,知识于她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符号。
  整个原始碧丽的湖泊,就这样任她自由徜徉在其中,而她唇边漾起的浅笑则融化了湖畔男人的心。

  反着她浮潜入水面下,挑起的一双粉嫩的小脚,竟意外的勾动起他的心弦。
  她的那双脚好小,似乎搁在他粗大的掌中,仍盈握有余。

  他看得出神了,凝视着她的蓝眸色泽不由变得更为深邃,并在瞬间转化成隐隐燃烧的火焰……

  湖水一波波荡漾过她浮在水面上粉蜜色的乳晕之下,再一波波的化开。
  那景象……在他心中化成涟漪,泛起波澜……

  一把郁闷的火苗开始在他的下腹部灼烧起来。

  突然,湖边振翅飞行的水鸟声惊醒了他,他这才惊觉原先欲观察她的意念竟转换成了忘情的窥视。

  拂那些同行还一再称许他沉稳自制──没想到他一看到她,就什么都忘了,眼中、心中只有她的存在,并且很明显的,他的全身都为她而火热……

  怎么办?

  他的心意外的沦陷了!

  他的神志被她掳掠了,并且……他无法克制自己。

  不知何时,他亟欲寻找出口的决心已悄然远离。

  他一向是个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的人,所以,他总是避免去爱上他人,因为他害怕那种牵绊的感觉──绊住自己也绊住别人。

  毕竟一旦探勘的工作进行了,自己何时会回来都不知道,甚至连他的生死都是交由上帝去安排。既然无法放下他热爱的工作,又何苦拖累彼此呢?因此,以往纵使有再多女人追求他、向他示好,他也无心于此,仍能保持理智,全身而退。
  如今却……

  他放下望远镜,悄无声息的离去,慢慢踱回自己的营地。

  坐在营火前,他陷入了漫长的挣扎和思考中。

  他手中的树枝有意无意的挑拨着火堆,火堆里传出哔剥的声响,营火被他这么一挑,又烧得更旺盛了。

  炽热的红光映上他沉思的脸庞。

  他深锁着眉心,反复审视自己的心思,心情仍是凝重的,但……只要一想起她翠绿有神的眼眸,他的心头又彷佛被温柔的和风拂过,倍感舒坦。

  反来,他恐怕是有些不能自拔了……

  他无法放弃她走出丛林,每当他想找寻出口的念头一出现,眷恋她的心便又割舍不下……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他苦涩的一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作为情所苦了。

  将手中的树枝扔到火里,他往后仰躺在地上,望着顶上林荫交错的夜空,不自觉的高举双掌,摊开粗长有力的十指在自己面前,喃喃自语道:「啊!我爱上她了……我、爱、上、她……」

  他骤然想起她轻盈娇小的胴体……如果躺在他大掌中,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突然,他的胯下一紧!

  噢!不行,他不能再想下去了,欲望的火苗已经开始在他的体内点燃,他知道再想下去,他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直以来,他的心思便是被探险、探勘的事占得满满的,从来没有时间去对女人产生性幻想,所以,如今他变成这副德行,真的让他觉得有点难受。

  因为,他的下体发热,却又不能真的要到她……

  反来,他只好找些别的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了。

  他站起身,走进帐篷翻出古生代史记拿到营火前,慢慢的研究了起来……
  无垠的星宿浩瀚如海,她仰躺在草地上,四周围均是此起彼落的黑猩猩的鼾声。

  望着夜空里灿烂的星光,她不禁想到在湖泊里遇到的那头「大型动物」!
  他是她的同类吗?直觉上,他好象和她是同类,因为,她从来没在森林中见过有其它动物长得和她同一种模样。

  但为什么他的两腿中间有一条长长直直的「鱼」!而她却没有?!

  她试图搜寻脑海中片段的记忆──他的脸孔令她有一种熟悉的亲切感,因为,他有跟她相似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

  她一边想、一边摸起自己的五官……可是,当摸到自己的下巴时,她却想到那头「大型动物」的嘴巴周围和下巴,有那种看起来粗粗刺刺的落腮胡,可为何他有,她却只有光滑的呢?

  而且,他深邃的双眸和充满阳刚气息的五官轮廓又令她觉得有点陌生,好象他们长得又不是那么一样……

  尤其是他那只一把捉住她的粗大巨掌,比她自己的大上两倍以上,她忍不住伸出小手,在眼前很认真的凝视,她不明白两人为什么会差那么多?

  莫非……他们其实不是同类?

  飞是,他跟她一样有两条腿啊!一想到他那两条又粗又壮的硕实长腿,她又不是那么确定了……

  她自己也有两条腿,可是……她的好象没有他那么粗壮、那么巨大!

  种种疑惑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毕竟,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到一个长得和她这么相似的身体……

  飞是,他俩又有很多部位好象……又不是那么相同耶!

  这不禁引发了她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她决定等明天一早太阳一出来,就去森林中找他「看」个究竟。

 
  • v50v成人网(www.v50v.cc) ©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   V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