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武侠经典-Powered by www.laoy8.c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武侠经典 >> 内容

【王熙凤】

    王熙凤

    上篇窥娇躯贾瑞起淫心巧应承凤姐惹相思

    话说是日贾敬的寿辰,府里忙着贺寿,一直到天晚,亲戚们方才散去。凤姐带领跟来的婆子丫头并宁府的媳妇婆子们收拾完了,颇感疲乏,于是独自从里头绕进园子的便门来。但只见: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翻,疏林如画。西风乍紧,初罢莺啼,暖日当暄,又添蛩语。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笙簧盈耳。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凤姐正自看园中的景致,一步步行来赞赏。猛然从假山石后走过一个人来,向前对凤姐说道:“请嫂子安。”

    凤姐吃了一惊,将身子望后一退,仔细一看,原来是贾琏的堂弟贾瑞,就说道:“这是瑞大爷不是?”

    贾瑞说道:“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

    凤姐道:“不是不认得,猛然一见,不想到是大爷到这里来。”

    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时值盛夏,凤姐衣衫并不多。贾瑞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觑着凤姐。

    凤姐是个聪明人,见他这个光景,如何不猜透八九分呢,因向贾瑞假意含笑道:“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们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

    贾瑞道:“我要到嫂子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嫂子年轻,不肯轻易见人。”
    凤姐假意笑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改日再见吧。”
    贾瑞听了这话,再不想到今日得这个奇遇,那神情光景亦发不堪难看了,身上已木了半边,慢慢地一面走着,一面回过头来看。

    凤姐故意把脚步放迟了些儿,见他去远了,心里暗忖道:“这才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呢,哪里有这样禽兽的人呢。他既然如此,几时叫他死在我的手里,他才知道我的手段!”于是凤姐儿方移步前来,转过了一重山坡,回到自己的住处,不表。

    那贾瑞不曾走远,心中想着凤姐的俏模样,愈发心痒难捱,心道,今日贾琏不在,岂不是大好机会?转了一个圈子,又溜了回来。

    此时,天色已暗,乌云遮月,荣府里四下静悄悄的。贾瑞来到凤姐的屋后,突然发现两个人影爬在另一间小屋的窗前向里面偷看,却是贾蓉、贾蔷两个。

    贾瑞心道,“他们在此做什么?莫非……”心中突然明白,随即躲到假山后轻轻咳了一声。

    贾蓉、贾蔷两个听见人声,吓得面如土色,一溜烟儿地跑掉了。贾瑞赶忙来到窗户前,透过小孔向里一看,立即惊呆。原来这是凤姐洗浴的地方,屋子正中央一个大木桶里坐的正是凤姐。贾瑞心中“怦怦”直跳,透过雾气,可以看到凤姐小半个肩头,肌肤如雪,滑腻如脂,比穿着衣服时更增添了妩媚。

    贾瑞正在感叹,凤姐突然站起,柔软纤细的腰肢、白皙丰满的臀部让贾瑞几乎醉倒。贾瑞感到裆下火热,随伸手将那话儿掏了出来,握在手里。

    凤姐将一条大腿蹬在桶边,身躯弯下,慢慢洗着,臀部的轮廓更加显得迷人。贾瑞赶忙将小孔上的窗纸又撕去一些,两只眼睛同时观看,凤姐的娇躯更加清晰,甚至透过臀缝看到了几根小毛。

    凤姐洗罢了大腿,轻移莲步迈出木桶,向西边的一张软床走去,她的胸脯硕大细嫩,随着脚步一颤一颤的。凤姐躺在软床上,轻摇羽扇,闭目养神。

    那贾瑞撸动阳具一泄如注。

    数日后,凤姐正与平儿说话,只见有人回说:“瑞大爷来了。”凤姐急命“快请进来。”

    贾瑞见往里让,心中喜出望外,急忙进来,见了凤姐,满面陪笑,连连问好。凤姐儿也假意殷勤,让茶让坐。

    时正值夏季,凤姐又在家中,故而只披了件薄纱,酥胸微露,打扮妖娆。贾瑞见了亦发酥倒,斜了眼问道:“二哥哥怎么还不回来?”

    凤姐启动樱唇,道:“也不知什么原故?”

    贾瑞笑道:“别是路上有人绊住了脚了,舍不得回来也未可知?”

    凤姐心下明了,假意叹道:“也未可知……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
    贾瑞向前凑了凑,笑道:“嫂子这话说错了,我就不这样。”

    凤姐笑道:“象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

    贾瑞听了喜得抓耳挠腮,调笑道:“嫂子天天也闷的很。”

    凤姐假意笑道:“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

    贾瑞笑道:“我倒天天闲着,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可好不好?”说着,大起胆子握住凤姐滑腻的小手,双眼盯着她的俏脸儿又道:“包管嫂子从上倒下都不会闷。”

    凤姐挣脱了他的手,心中暗骂,脸上却笑道:“你哄我呢,你那里肯往我这里来。”

    贾瑞看着凤姐一张一合的樱唇,直想亲上一口,道:“我在嫂子跟前,若有一点谎话,天打雷劈!只因素日闻得人说,嫂子是个厉害人,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所以唬住了我。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我怎么不来,——死了也愿意!”

    凤姐一边暗中计较,一边笑道:“果然你是个明白人,比贾蓉他们两个强远了。我看他那样清秀,只当他们心里明白,谁知竟是两个胡涂虫,一点不知人心。”
    贾瑞听了这话,越发撞在心坎儿上,由不得又往前凑了一凑,觑着眼看凤姐带的荷包,然后又问带着什么戒指,擦什么胭脂,双眼直往她若隐若现的胸脯上溜。

    凤姐悄悄道:“放尊重着,别叫丫头们看了笑话。”心中却已经有了计教,伸出玉手轻轻推了推贾瑞的脸,却故意拉了拉衣襟,反倒露出小半个玉乳。

    贾瑞见凤姐胸部白皙细嫩,浑身酥倒。

    凤姐目送秋波,笑道:“你该走了。”

    贾瑞口水都快流出来,说:“我再坐一坐儿。好狠心的嫂子。”

    凤姐使个眼色,又悄悄道:“大白天的,人来人往,你就在这里也不方便。你且去,等着晚上起了更你来,悄悄在西边穿堂儿等我。”

    贾瑞听了,如得珍宝,忙问道:“你别哄我。但只那里人过的多,怎么好躲的?”

    凤姐道:“你只放心。我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门一关,再没别人了。”

    贾瑞听了,心内以为得手,喜之不尽,忙忙地告辞而去。

    凤姐面带微笑,目送他离去,随即阴沉了脸,骂道:“好个不知羞耻的东西。”原来,凤姐虽然表面风流、泼辣,对贾琏却是一片痴心,一向洁身自好的。贾瑞虽也英俊,凤姐却是瞧不上眼的。

    却说那贾瑞,盼到晚上,果然黑地里摸入荣府,趁掩门时,钻入穿堂。果见漆黑无一人,往贾母那边去的门户已倒锁,只有向东的门未关。贾瑞侧耳听着,半日不见人来,忽听咯噔一声,东边的门也倒关了。贾瑞急的也不敢则声,只得悄悄出来,将门撼了撼,关的铁桶一般。此时要求出去亦不能够,南北皆是大房墙,要跳亦无攀援。好容易盼到早晨,只见一个老婆子先将东门开了,进去叫西门。贾瑞瞅她背着脸,一溜烟抱着肩跑了出来,幸而天气尚早,人都未起,从后门一径跑回家去。原来贾瑞父母早亡,只有他祖父代儒教养。那代儒素日教训最严,不许贾瑞多走一步,生怕他在外吃酒赌钱,有误学业。今忽见他一夜不归,只料定他在外非饮即赌,嫖娼宿妓,那里想到这段公案,因此气了一夜。贾瑞也捻着一把汗,少不得回来撒了个谎。

    此时贾瑞犹是未改,也想不到是凤姐捉弄他。过后两日,得了空,便仍来找凤姐。凤姐反故意抱怨他失信,贾瑞急得赌身发誓。凤姐因见他自投罗网,少不得再寻别计令他知改,故又约他道:“今日晚上,你别在那里了。你在我这房后小过道子里那间空屋里等我,可别冒撞了。”

    贾瑞知道,这是凤姐洗浴的地方,也是前日偷窥凤姐的地方,道:“果真?”
    凤姐道:“谁哄你,你不信就别来!”

    贾瑞道:“来,来,来。死也要来!”

    凤姐道:“这会子你先去罢。”

    贾瑞料定晚间必妥,此时先去了 .这里凤姐忙叫贾蓉、贾蔷两个来,据实告知,又如此这般安排好。

    贾蓉笑道:“婶子好计啊,只是不知如何谢我们兄弟呢?”

    凤姐笑道:“少不得,都有好处。只是,勿让他人知晓。否则,大家脸上都无光。”

    贾蓉、贾蔷两个应诺。

    出来后,贾蔷道:“真要如此?”

    贾蓉知道兄弟的心思与自己一般,心里也是垂涎凤姐的,只是辈分不同,不敢造次,就道:“我自有计较。等到晚上,我们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由不得她了。”

    贾蔷会意,高兴离去。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中篇尝风流贾瑞夜偷香落圈套凤姐惨失身

    那贾瑞只盼不到晚上,偏生家里亲戚又来了,直等吃了晚饭才去,那天已是掌灯时候。又等他祖父安歇了,方溜进荣府,直往那夹道中屋子外来等着,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只是干转。左等不见人影,右听也没声响,心下自思:“别是又不来了,又哄我一夜不成?”

    正自胡猜,只听屋内有人道:“外面可是瑞大爷?”声音娇媚,正是凤姐。
    贾瑞欣喜若狂,道:“嫂子,快开了门,想死我也。”裆下那话儿立即挺了起来。

    凤姐哪里敢开门,笑道:“你且脱了衣衫,我方让你进来。”

    贾瑞见月明星稀,四下无人,料无大碍,随脱光衣衫,又端起那话儿,笑道:“嫂子且看,比琏二哥如何?”

    凤姐不知他说什么,自门缝里偷偷一看,随即满面羞红,那贾瑞一身白肉,倒也白净,那话儿一尺多长,又黑又亮,果然比贾琏还要粗大。

    凤姐年轻,本是性欲旺盛之人,因贾琏出门在外,已经两月未行夫妻之事,今见贾瑞那话儿,忽然心中一热,一股暖流直传到下体。

    贾瑞催促道:“嫂子快开门,我自为嫂子解闷。”

    凤姐一阵慌乱,心道:“贾蓉、贾蔷两个也该来了。”她的计较是自己诱使贾瑞前来,等他脱了衣服,贾蓉、贾蔷两个立即冲出来捉弄他一番,让他从此不敢再犯。只是不知为何贾蓉、贾蔷还不现身?

    “莫非,他们两个忘了?”凤姐一时想不明白。

    只听贾瑞叫道:“好嫂子,亲嫂子,想死我了。快开门,我们好风流快活。”
    凤姐听到“风流快活”四个字,心中一阵烦躁,假意道:“好啊……我也想着你哩。”故意拖延道:“你且等我脱了衣服。”

    那贾瑞闻听凤姐脱衣服,口水都流了下来,使劲一推门,那门反锁着,张开一条缝。贾瑞凑过去,向里一看,果见凤姐俏丽的身子,正坐在床头,就说:
“嫂子快脱,不然,我要破门而入了。”

    凤姐听他推门,心下大急,这门年久失修,只恐他三推两推会闯进来,只得道:“我脱,我脱。你不要着急嘛!”知道他在外面偷看,便慢慢宽衣解带,只盼贾蓉、贾蔷两个快些来。

    贾瑞只道凤姐害羞,一边催促,一边用力推门,“吱吱”乱响。

    凤姐脱去外衣,露出玫瑰红色的肚兜,却不肯再脱。贾瑞这里一使劲,居然“哗”的一声把门推开。

    凤姐一声惊呼,还未曾说话,贾瑞已经扑了上来,不管皂白,便如猫捕鼠的一般,抱住凤姐叫道:“亲嫂子,等死我了。”说着就亲嘴,满口里“亲娘、亲爹”地乱叫起来。

    凤姐心中叫苦,假意应承道:“慢点,猴急什么?”心下暗骂贾蓉、贾蔷还不来?

    贾瑞不理会凤姐,把她放倒在床上。凤姐大惊,欲待喊叫,又怕惊动府里的人,毕竟是自己邀贾瑞到这里来的,唯恐说不清楚。因而,屋子里反倒是只有贾瑞的声音。

    贾蓉、贾蔷其实早已经来到门外,但没有冲进去,虽然他们对凤姐垂涎三尺,但这时看到凤姐被别人玩弄,却感一阵莫名的兴奋,下体硬了起来。

    贾瑞用嘴巴吸吮著凤姐柔软的樱唇。凤姐羞愧难当,拼命地在贾瑞怀里扭动着,使力推着,无奈力气小,哪里推得动。只得牙齿紧闭,不让贾瑞的舌头进去。贾瑞将舌尖轻舔她的面颊,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两人鼻息相闻,凤姐终于无力抗拒。贾瑞的舌头长驱直入,搅弄凤姐的舌尖,凤姐的双唇被紧密地压着,只得任其舔弄。

    贾瑞的手也不闲着,已从凤姐的肚兜伸进去,一把抓住了渴望已久的松软白皙滑嫩的双乳,轻轻抚摸,来回磨擦乳头,凤姐几乎要晕倒,心想,只得想办法拖延,避免失身是上策。于是,一个翻身反而将贾瑞压到身下,捧起他的脸一阵狂吻。贾瑞大喜,将凤姐的香舌一吸一吐,两人舌头交缠在一起。凤姐的欲火渐渐荡漾开来,下体分泌出大量汁液,情不自禁地任贾瑞轻薄。

    贾瑞的下体早已经变得坚硬无比,便侧过身体抱住凤姐。手慢慢地上滑,解开凤姐的肚兜,露出她的丰满玉体。嘴巴压在凤姐尖挺的胸部,轻轻的咬着凤姐粉嫩的乳头。

    凤姐的脸更红了,心跳不禁加快了,贾瑞则是粗暴的一把拉下凤姐的裤子和内裤,凤姐“啊”的轻叫了一声,本能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下体。贾瑞则把赤身裸体的凤姐拉到炕边,左手把凤姐的手缚住,右手毫不留情地将凤姐剥光,衣裤扔到一边。

    “喔……不要……”凤姐神智渐渐模糊,但还未完全失去理智,不断喘息挣扎。

    贾瑞看了看凤姐黑亮柔软的阴毛和两条白嫩的大腿,心中一阵激动,把凤姐翻过来放在炕上,凤姐赤裸的臀部就暴露出来。她的屁股绝对是人间极品,不仅白皙、光滑,而且富有肉感。贾瑞手指一摸,凤姐的阴户已经发潮,显出湿湿的一条小缝。贾瑞手指用了点儿力,向里一捅,触到两片柔软滑腻的肉瓣,轻轻地来回磨擦。

    凤姐浑身发抖,嘴里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毕竟是女人,而且是性欲极强的女人。

    贾瑞站直了身子,双手抱起凤姐的肥臀,鸡巴照准凤姐的小穴捅了进去。
    “啊!”凤姐一声尖叫,心中明白这次是捉鸡不成反而失把米了。待要挣扎,无奈下体正舒服,哪里还有力气,嘴里迷糊的叫着:“蓉哥,快来,我就要被人……”

    贾瑞加紧抽送,次次顶到花心,凤姐闭上了眼睛,紧咬双唇,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了,除了呻吟再也说不出话,只得尽情享受被奸的乐趣。

    那贾瑞对凤姐垂涎已久,欲火高胀,突然得到凤姐诱人的肉体,心情兴奋紧张,加之凤姐阴户温暖滑腻而又窄小,竟然忍不住一下泄了出来,喷到凤姐雪白的屁股上。

    贾瑞射精后,凤姐的神智有些清醒了,看见眼前发生的情景,羞愧难当,正要穿上衣服。忽见灯光一闪,有人举着个捻子照道:“谁在屋里?”凤姐赶忙缩到床角。

    贾瑞一见,却是贾蓉、贾蔷两个,真臊的无地可入,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回身就要跑,被贾蓉一把揪住道:“别走!没的说,跟我去见太太!”

    贾瑞听了,魂不附体,只说:“好侄儿,只说没有见我,明日我重重谢你。”
    贾蓉道:“你若谢我,放你不值什么,只不知你谢我多少?况且口说无凭,写一文契来。”

    贾瑞道:“这如何落纸呢?”

    贾蓉道:“这也不妨,写一个赌钱输了外人帐目,借头家银若干两便罢。”
    贾瑞道:“这也容易,只是此时无纸笔。”

    贾蓉道:“这也容易。”说罢翻身出来,纸笔现成,拿来命贾瑞写。他俩作好作歹,写了五十两,然后画了押,灰溜溜的穿了衣服逃走。

    贾瑞走后,贾蓉、贾蔷忙看凤姐,那凤姐因衣衫被贾瑞脱掉,全身赤裸,躲在炕角,羞愧难当。月光照在凤姐雪白的身子上,愈发显得迷人。贾蔷叫道:
“婶子,婶子!”

    “呜……别过来!”凤姐急道,“快拿衣服给我。”

    贾蓉一脸奸笑,道:“婶子,我的好婶子,亲婶子,大热天,既然脱了,何必再穿上呢!”

    贾蔷却拿过凤姐的衣服,道:“婶子,侄儿给你穿上,好不好?”

    凤姐看到此景,心中明了,道:“你两个小蹄子竟敢如此大胆,留神你叔叔剥了你们的皮!”

    贾蓉笑道:“婶子只管说去,到时我们兄弟说不得也要告诉叔叔一件事,一件风流韵事。”

    凤姐大惊,道:“别,不要告诉你叔叔!”

    贾蓉笑道:“那就看婶子的了,只要原了我们兄弟的心愿,我们自会为婶子保密。否则,太太、老太太要是知道了……”

    凤姐急道:“不要告诉太太,我……我答应就是……”

    贾蔷道:“我们兄弟说什么,婶子都要照着做。不然……”

    凤姐无法,只得道:“好,我都答应。”

    贾蔷道:“爬过来,跪到床边,敲起屁股!”

    凤姐犹豫了一下,只得照办,慢慢爬到床边,头向里跪下,屁股轻轻敲起。
    贾蓉举着个捻子照着,昏黄的灯光掩饰不住凤姐雪白的躯体,贾蓉、贾蔷为凤姐的美色迷住,足足呆了半晌,恍若梦中。

    贾蔷道:“刚才那位瑞大爷伺候得婶子舒服不舒服?”

    “呜……”凤姐道:“是……有一点。”

    贾蓉道:“什么有一点?他的鸡巴大不大?”

    凤姐只得道:“大……”

    贾蔷道:“比琏二叔还大?”

    凤姐只得道:“是……比他大……”

    贾蓉道:“我们还大,想不想知道?”

    凤姐无语。

    贾蔷忍耐不住,率先脱光衣服扑了上去,抱住凤姐的美臀狂吻。贾蓉丢了捻子,将衣服脱光,爬上床去,允吸凤姐的双乳。凤姐被两人前后夹击,心中羞愧,却不敢有半点反抗。

    凤姐的脸这时泛起了红晕,力气在一点一滴的失去。贾蓉低下头去,亲吻凤姐的粉颈,然后用舌头舔起来,从乳沟向下到乳房下方、腋下,再绕回到颈部,咬住乳房狂亲;贾蔷的手在凤姐大腿上抚摸,又用力柔捏她的丰臀,连凤姐的秘密部位也不放过。

    凤姐微微有些抵抗,但动作不大,过了一会儿渐渐停了下来,不再挣扎,偶尔还会顺着贾蓉的爱抚扭动腰部。凤姐已经有性欲了,虽然强忍着,但堤防终究会崩溃……

    贾蓉、贾蔷不给凤姐任何的喘息机会,不断用下流的言语挑逗她。

    满脸通红的凤姐不敢说话,咬着下唇忍耐着,但终究抵挡不住,口中发出呻吟声:“呜……啊……不要……嗯……”

    “对嘛!就要叫出来!再大声点!”贾蓉笑道。

    贾蔷也说:“婶子,想不想让我们兄弟插插你啊?嘻嘻……大鸡巴让你爽到天边呀!”

    凤姐全身已经香汗淋漓,早已无力答话,只能任由贾蓉、贾蔷摆布。

    贾蓉、贾蔷将凤姐放倒。贾蓉挺着大肉棒道:“婶子,尝尝侄儿的货色怎么样?”说完“扑”的一声插进凤姐的阴户,九浅一深,抽动起来。贾蔷看见时机成熟,用他硕大的阴茎顶进凤姐的樱桃小口内,来回蠕动。

    贾蓉、贾蔷体力很好,一直玩了凤姐大半夜,才将精液射在凤姐的体内,放她离去。

    凤姐含羞忍辱,发誓要报复。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下篇设毒计凤姐报冤屈照风月贾瑞赴黄泉

    却说贾瑞,自那夜后满心都是凤姐,想想凤姐的模样儿,恨不得搂在怀内,夜夜不能合眼。只不敢往荣府去了。贾蓉两个又常常来索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终日疲惫,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半月都添全了。于是不能支持,一头睡倒,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乱说胡话,惊怖异常。百般请医疗治,诸如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过得一月,这病更又沉重。代儒也着了忙,各处请医疗治,皆不见效。因后来吃“独参汤”,代儒如何有这力量,只得往荣府来寻。

    王夫人见说,便命凤姐秤二两给他。凤姐自被贾瑞奸后,常常懊悔羞愧,贾蓉、贾蔷又常来骚扰,只因把柄落在他们手里,凤姐不敢反抗,但心中始终怀恨,于是,回说:“新近都替老太太配了药,那整的太太又说留着送杨提督的太太配药,偏生昨儿我已送了去了。”

    王夫人道:“就是咱们这边没了,你打发个人往你婆婆那边问问,或是你珍大哥哥那府里再寻些来,凑着给人家。吃好了,救人一命,也是你的好处。”

    凤姐听了,也不遣人去寻,只得将些渣末泡须凑了几钱,命人送去,只说:“太太送来的,再也没了。”又包了一包东西,说是专门送给瑞大爷的。

    贾瑞听说凤姐送东西给自己,欢喜异常,忙赶走下人,关了房门,打开一瞧,竟是一面镜子。那镜子反面写着“风月鉴”三个小字,不知何意。向反面一照,只见一个骷髅立在里面,唬得贾瑞连忙掩了,骂道:“混帐,如何吓我!”又将正面一照,只见凤姐站在里面招手叫他。

    贾瑞仔细观瞧,果真是凤姐,就说:“嫂子如何在这里?”

    那镜子中的凤姐道:“自那夜别后,奴家无日不思念大爷,瑞大爷可是把我忘了?”

    贾瑞道:“嫂子说哪里话来,我一日也不曾忘记。”

    凤姐道:“还不快进来?”

    贾瑞心中一喜,荡悠悠地进了镜子,那凤姐款款相迎,急忙替贾瑞宽衣解带,自个儿也除去衣衫。那天晚上灯光暗淡,贾瑞不曾细看,今日方才得窥凤姐的身子,真如仙女下凡一般。

    两人携手上床,赤裸搂抱着,舌头搅在一起。贾瑞感到无比幸福。他从凤姐的唇吻到脖子,从脖子吻到酥胸,含住乳头允吸着。凤姐的乳头立即硬起来,口中也发出诱人的呻吟。贾瑞的嘴吻过她的小腹,吻过她的肚脐,一直到她的神秘小穴。她的小穴果然和她的嘴一样小,阴毛稀少宛若少女。贾瑞甚至担心自己粗大的阳具能不能顺利放进去。

    贾瑞触到凤姐的阴部,那里早已有些湿润了,阳具在摸索着,找着了去处,“滋……”一声,插进去小半截。

    “啊!可真紧啊,真舒服。嫂子,我终于又等到这一天了!”贾瑞更加兴奋,又一使劲,终于钻进去大半根。

    凤姐双腿一紧,贾瑞只感觉阳具被她的阴户紧紧地裹住,但并不生涩,而是软绵绵的,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阳具连根插入。

    凤姐秀眉微微皱起,“嗯……”了一声,浑身抖了一下,轻声地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晃动着,让贾瑞更加刺激,遂使出浑身解数,左三右四、九浅一深,花样百出。

    云雨一番。凤姐仍送他出来。

    贾瑞到了床上,哎哟了一声,一睁眼,镜子从手里掉过来,仍是反面立着一个骷髅。贾瑞自觉汗津津的,底下已遗了一滩精。

    贾瑞喘了会儿气,心中到底不足,又翻过正面来,只见凤姐全身赤裸还招手叫他。

    贾瑞道:“嫂子又唤我做甚?”

    凤姐道:“你不想试试后面?”说着,转过身子跪在床上,扭动丰臀,回头一笑,轻轻招手。

    贾瑞又进去,翻身上床,跪在凤姐身后,双手抚摸着她的屁股,顺着股沟摸到她的阴户,轻轻拨弄着阴核。

    凤姐平时就怕被摸这里,一摸就流水,片刻功夫,阴户已经湿漉漉的了。
    “好快啊!”贾瑞赞叹着,挺起阳具插了进去。

[ 本帖最后由 日月游龙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日月游龙 金币 +3 部分重复.较全,保留!鼓励!  

 
  • v50v成人网(www.v50v.cc) ©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   V2.5